• <menu id="ccegq"></menu>
  • <menu id="ccegq"><strong id="ccegq"></strong></menu>
  • <menu id="ccegq"><menu id="ccegq"></menu></menu> <menu id="ccegq"><tt id="ccegq"></tt></menu>
  • 您所在的位置:丁俊刑事辯護團隊 - 涉黑犯罪
    涉黑涉惡犯罪問題初探
    作者:未知 來源:互聯網 時間:2019-04-19

    摘要涉黑涉惡犯罪不僅危害社會治安,破壞經濟秩序,影響群眾安全感,而且腐蝕黨政肌體,散布腐朽意識,威脅地方政權穩定,具有嚴重的社會危害性。在辨析涉黑涉惡犯罪刑法規制的基礎上,探析其犯罪特點,分析犯罪演變趨勢,研究打擊工作的主要問題,對推進打黑除惡斗爭意義重大。公安機關必須理清工作思路,完善打擊機制,健全防范對策,用好法律武器。

    關鍵詞:涉黑涉惡 犯罪打防 對策。

    涉黑涉惡犯罪,不僅危害社會治安,破壞經濟秩序,影響群眾安全感,而且腐蝕黨政肌體,散布腐朽意識,甚至可能威脅地方政權穩定,具有嚴重的社會危害性。如何正視涉黑涉惡犯罪及其發展趨勢,并有效予以防范和打擊,已成為各級公安機關工作的重要命題。

    一、我國涉黑涉惡犯罪相關刑法規制現狀。

    (一)關于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

    1997年,從懲治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的需要出發,我國修訂《刑法》時首次明確了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參照《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條):組織、領導和積極參加以暴力、威脅或者其他手段,有組織地進行違法犯罪活動,稱霸一方,為非作惡,欺壓、殘害群眾,嚴重破壞經濟、社會生活秩序的黑社會性質的組織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其他參加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2000年12月,為了統一司法認識,最高人民法院發布了《關于審理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的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對黑社會性質組織特征、定罪處罰等內容作了司法解釋。2002年4月28日,全國人大常委會以立法解釋的形式,進一步明確了此類犯罪在犯罪組織構成、獲取經濟利益、違法犯罪手段、社會危害等方面應當同時具備的特征,放寬了對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界定標準。2009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聯合下發了《辦理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件座談會紀要》,對立法解釋中規定的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特征等內容作了更加詳盡的說明。

    (二)關于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與惡勢力犯罪。

    1997年修訂《刑法》時,原《刑法》中的“流氓罪”被分解,至此,“流氓罪”在刑法條文中已經不復存在,然而,“流氓惡勢力”(又稱惡勢力或黑惡勢力)一詞依然存在于實踐中。從刑事司法實踐看,黑社會性質組織和惡勢力有一些共同之處,如都有一定的組織,形成一定的勢力范圍,采用暴力性手段,危害嚴重等。兩者的區別主要有:在組織程度上,后者相對較為松散,沒有嚴密的紀律、明確的分工、嚴格的內部結構,只是為了某種目的而聚集在一起;在社會影響上,后者通常在相對固定的區域內活動,勢力范圍較小,而前者涉及范圍更廣,甚至跨國活動;在經濟實力上,后者不具有堅實的經濟基礎,而前者建立了一定的經濟積累體制;在行動目的上,后者實施違法犯罪的目的多樣,有時只是單純為了破壞社會正常秩序、尋求精神滿足,前者主要以獲取經濟利益為目的。

    二、當前涉黑涉惡犯罪的主要特點。

    (一)違法犯罪分子插手熱點領域或行業。

    塘沽區的涉黑涉惡團伙具有通過有組織違法犯罪活動獲取經濟利益的特點。從查獲的案件情況看,由于物流、物回、建材等行業或征地拆遷、果蔬批發等領域交易量多、易于掌控、收益較大等原因,近一半涉黑涉惡團伙都插手上述行業或領域,采取欺行霸市、壟斷經營、操縱交易等方式,牟取不正當經濟利益,再以非法所得維持組織或團伙的活動。

    (二)涉黑涉惡團伙組織成員以青少年為主。

    在打擊處理的161名犯罪嫌疑人中,屬于“80后”、“90后”的青少年占了近70%,年齡最小的未滿15歲;從地位作用上看,首犯為青少年的團伙有14個。

    (三)犯罪手段以暴力犯罪為主從破獲的223起案件看,強奸、搶劫等暴力犯罪案件占了約50%,其中,強奸案件5起,搶劫案件98起,故意傷害、聚眾斗毆、尋釁滋事案件分別為18起、14起、6起,共致2人死亡、11人重傷(1人植物人、1人截肢)、27人輕傷、16人輕微傷。鄧某惡勢力團伙自2007年7月形成后,在一年左右時間內先后4次與他人斗毆,導致3人重傷、1人輕傷。

    (四)團伙內部具有某種組織形式。

    與一般的涉黑涉惡團伙相同,塘沽地區的黑惡勢力團伙也具有某種組織形式。如鄧某惡勢力團伙為渲染暴力組織色彩,效仿影視劇中黑幫組織構建團伙內部架構,成員分出層次,并對外號稱“九龍八虎十三鷹”,提升“知名度”。楊某某惡勢力團伙對外號稱“北塘五虎”,并在網上論壇發帖,聲稱在某地區“扛旗”,借此壯大聲勢,網羅成員。王某某、胡某某兩個惡勢力團伙經常聯絡,曾多次共同實施犯罪。

    (五)黑惡勢力形成呈現一定的地域特性。

    從黑惡勢力賴以生存發展的環境看,經濟繁榮程度、社會開放程度、外來人口的多寡、地域傳統等往往與黑惡勢力的發展和形成密切相關。以塘沽地區為例,改革開放以來,尤其是近些年,區域經濟迅速發展,人流、物流、資金流快速增長,違法犯罪的誘因不斷增多,加之沿海、農村及城鎮都不同程度存在帶有各自習俗的幫派風氣,個別的積淀較深,這些都為黑惡勢力形成提供了外部環境。幾年來,塘沽公安分局打掉的黑惡勢力團伙中,不少成員或骨干是土生土長的本地人,這無疑與該地區獨特的經濟、社會和文化環境有某種內在的聯系。

    三、涉黑涉惡犯罪的演變趨勢。

    (一)犯罪組織可能向積蓄經濟實力發展。

    從以往涉黑涉惡犯罪的發展軌跡看,在初期他們往往以侵害人身及財產犯罪為主,逐漸向獲取非法經濟利益過渡,犯罪形態由公開逐漸轉向隱蔽。他們利用各種非法手段介入易壟斷、高利潤、高回報的行業,一方面開公司、辦工廠,當經理、做老板,對組織內部實行企業化管理和市場化運作,打著合法的幌子以商養惡;另一方面,采取各種非法手段,排斥競爭對手,推行壟斷經營,不斷擴張并鞏固自己的勢力范圍,以惡護商。同時,打著現代企業經營管理模式的旗號,通過一整套反社會的價值觀和潛規則,鞏固自己的領導地位,加強對組織成員的控制,以逐步強化組織結構,建立金字塔式的內部層級。

    (二)作案手段可能呈現暴力性與多樣性、瘋狂性與隱蔽性相交織的特點。

    一方面,涉黑涉惡犯罪多以聚眾斗毆、搶劫、故意傷人(殺人)、尋釁滋事等暴力性犯罪為主要犯罪形式,同時又積極涉足敲詐勒索、強買強賣、買賣槍支彈藥、組織賣淫、販毒等多種犯罪活動,表現出犯罪的暴力性與多樣性。另一方面,他們以敢于犯罪、敢于作惡為榮,肆意擾亂治安秩序,瘋狂作案,同時又采取遙控指揮、單線聯系、尋求“保護傘”等方式,逃避打擊,表現出瘋狂性與隱蔽性。

    (三)社會邊緣人群可能成為涉黑涉惡犯罪團伙的主要成員。

    當前,由于社會、經濟、地域傳統等多種原因,一些地區出現了游離于主流社會之外的,由刑滿釋放解除勞教人員、無業農民工、城市失業人員等一些弱勢群體組成的社會邊緣人群。在這一群體中,大多數人文化程度較低,缺乏專業技能,就業比較困難。心理學研究表明,較長時間的失業會造成失業者的心理壓抑,甚至產生反社會情緒,走上拉幫結伙的違法犯罪道路。因此,如果社會引導和教育不力,他們很可能成為涉黑涉惡犯罪團伙拉攏入伙的對象,或自身形成涉黑涉惡犯罪團伙。

    (四)涉黑涉惡犯罪團伙可能尋求與腐敗分子同流合污。

    在涉黑涉惡犯罪形成的各個階段,犯罪團伙總與腐敗官員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初期,犯罪團伙通過收買國家工作人員,逃避法律制裁,降低犯罪成本;中期,利用各種手段把一些國家工作人員“拉下水”,編織“保護傘”;后期,黑惡勢力具有了一定的經濟實力,逐漸演變為黑社會性質組織,腐敗分子與“黑道老大”往來密切,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推波助瀾。

    四、當前打黑除惡工作面臨的主要問題。

    (一)對惡勢力犯罪缺乏司法界定。

    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在初期一般表現為惡勢力犯罪,具有群眾反映強烈、犯罪典型性和連續性突出等特點。但《刑法》中沒有確定惡勢力的相關罪名,且取消了流氓罪,因此檢察院、法院對此類犯罪案件,一般采取個案處理的方式,就事論事地追究惡勢力團伙中犯罪嫌疑人的法律責任。從實踐看,這不利于摧毀犯罪組織、嚴懲團伙首犯、震懾犯罪活動。

    (二)部分行業領域存在管理漏洞。

    當前,我國經濟社會結構正處于轉型時期,社會管理模式還處于由靜態管理向動態管理的過渡過程中,完善的市場經濟體制尚未建立,特別是在競爭、監管、經營、流通、開發等環節存在管理漏洞,加之一些腐敗分子的干擾,有的地區或行業出現了一些真空地帶或混亂現象,這為黑惡勢力犯罪獲取經濟利益,在一定區域或行業內形成非法控制提供了可乘之機。

    (三)違法犯罪青少年幫教力度不夠。

    從參與涉黑涉惡犯罪未成年人的情況看,他們中的多數人對違法犯罪活動已習以為常,他們作案隨機性強,甚至一盒香煙也不放過。由于年齡較小,有的還是在校學生,執法機關一般對他們從輕或減輕處罰。但他們重新進入社會后,社會幫教工作卻未能跟上,其中的大多數人再次走上違法犯罪道路,形成抓了放、放了抓的惡性循環。

    (四)犯罪亞文化滋生蔓延。

    前,經濟發展在促進社會進步的同時,也使各種負面文化相互交融,為犯罪亞文化滋生蔓延提供了條件。一些人特別是青少年很容易受此影響,比如有的青少年以“混江湖”、“搞黑社會”為榮,成為犯罪亞文化的俘虜。

    五、公安機關打黑除惡工作措施建議。

    (一)理清工作思路。

    首先要著眼于大局。要以營造穩定和諧的經濟社會發展環境為目標,完善公安機關打黑除惡工作機制,加強與有關部門的協調合作,防止因工作謀劃缺乏預見性而出現被動應對的問題。其次要著眼于長期性。在思想上、組織上、裝備上做好與涉黑涉惡犯罪長期斗爭的準備,避免因工作失誤而導致打擊不力的問題。第三要著眼于本地實際。結合本地涉黑涉惡犯罪的規律特點,制定工作對策,有針對性地予以打擊,防止因工作部署“一刀切”而出現顧此失彼的問題。

    (二)完善打擊機制。

    首先要健全合力打擊機制。刑偵部門要做好案件串并、證據固定、犯罪嫌疑人審理、犯罪深挖等工作;派出所和相關職能部門要做好情況積累、管控排摸重點人、發現線索等工作。其次要完善追逃工作機制。要落實打黑除惡中的追逃責任,做到逃犯不抓獲、警力不撤走、責任不解除。第三要構建情報信息工作機制。建立健全涉黑涉惡犯罪信息庫,加強重點行業、重點場所涉黑涉惡情報信息搜集和積累工作。第四要加強打黑除惡專業隊伍建設。著力提高專業隊伍的“三個能力”,即實施異地用警、異地關押、異地審訊、偵查方式和手段多樣化的能力,搜集固定證據、編織證據鎖鏈,特別是辦理“零口供”案件的能力,以及運用金融、財會、審計等相關知識和手段,打擊涉黑涉惡犯罪的能力。

    (三)健全防范對策。

    首先要幫助社會邊緣群體。要從生活和工作上關心刑滿釋放解除勞教人員、違法犯罪青少年、外來務工人員中的重點人員,幫助他們解決面臨的婚姻、家庭、社交、心理等方面問題,避免其在心理脆弱、面臨困難和壓力時誤入歧途。其次要維護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嚴厲打擊各種欺行霸市行為,維護經營者的合法權益,并建立健全項目招投標、土地買賣等商業活動的市場運作規則,壓縮不法分子的犯罪空間。第三要加大主流文化宣傳。結合新形勢新特點,將宣傳工作的重點轉向學校、社區以及網絡空間,大力弘揚健康、文明、向上的主流文化,增強公眾抵制淫穢、暴力等不良文化的自覺性。第四要研究犯罪規律。經常研究涉黑涉惡犯罪的行為特征、發展動向、組織構成等,掌握其犯罪規律,為制定相應工作對策提供參考。

    (四)用好法律武器。

    首先要在立法或司法解釋上明確惡勢力的法律界定,以有效打擊苗頭性涉黑犯罪活動。其次要規定對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實施巨額罰金刑,從經濟上徹底摧毀其組織。第三要在原來的“組織、領導、積極參加黑社會性質的組織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基礎上,進一步規定對“情節嚴重的行為”的刑罰標準,以加大打擊力度。同時,對于涉黑涉惡犯罪案件,公安、檢察、法院三機關應加強工作協調,在法定期限內,公安機關要快偵快破,檢察院要快捕快訴,法院要快審快判,以有效震懾犯罪,維護社會的長治久安。

    黑社會性質組織具有自身的犯罪亞文化。這種文化在內容上包括價值觀念、行為規范、處事信條等,如對犯罪行為的認同與贊賞,對犯罪方法的交流等;形式上表現為團伙幫規、入伙儀式、暗語綽號等。這種亞文化是黑社會組織得以維系和發展的心理“紐帶”和精神“支柱”。

    分享到:
    网红美女裸体扒开尿口无遮挡软件
  • <menu id="ccegq"></menu>
  • <menu id="ccegq"><strong id="ccegq"></strong></menu>
  • <menu id="ccegq"><menu id="ccegq"></menu></menu> <menu id="ccegq"><tt id="ccegq"></tt></menu>